大爆內幕!為何吳澤成與內政部長擦身而過


【嬰兒與母親電子報】提供完整婦幼保健觀念,兼具實用性、權威性、知識性的婦幼專業知識。 【跟我學日語—高級報】每週文章介紹日本相關資訊,讓你不僅可認識日本,更可藉由閱讀文章來加深日文程度。
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


2016/04/29 第1199期 | 訂閱/退訂 | 看歷史報份

新聞焦點     大爆內幕!為何吳澤成與內政部長擦身而過
泰山經營權「兵不血刃」和平移轉


編輯小語

大爆內幕!為何吳澤成與內政部長擦身而過
文/紀淑芳
吳澤成(左)見光死,新潮流在內閣痛失一席。 攝影/翻攝自林聰賢臉書

官場人事安排最忌「見光死」,這回真實發生在新內閣的內政部長任命上。曾兩度被準總統蔡英文召見邀請入閣,的宜蘭縣副縣長吳澤成,入閣夢碎,究竟何方勢力如此「神通廣大」,讓蔡英文硬著頭皮臨陣換將?

有天下第一大部稱號的內政部,新任部長產生的過程發生戲劇性轉折,原先內定的宜蘭縣副縣長吳澤成宣告出局,準總統蔡英文為此還親自向吳澤成說「歹勢」,吳澤成本人顯然也豁出去,大爆內幕。

吳澤成親自證實,他曾在二月十五日及三月二十日兩次獲蔡英文召見,邀請他入閣;沒想到,日前蔡英文第三度約見他時,卻已經風雲變色。內閣任命並非兒戲,更何況此一轉折,對雙方都造成傷害,除非「代誌大條」,否則實在沒有理由如此大動作臨陣換將。

吳澤成見光死,老黃曆都被翻出

吳澤成的「酷吏」形象,在政壇人盡皆知,對渴求老手快速上路的英全政府來說,酷吏幾乎等同可以排除萬難、解決問題的代名詞,正好符合新政府的需要。

對於內政部人選早已曝光卻遲遲未見公布,林全面對媒體詢問,還曾解釋說,會以一個領域、一個領域公布為原則,並不是人選有什麼問題,要外界不要猜測。

話雖如此,此人事任命案無疑犯了所謂「見光死」的大忌,給了有心人見縫插針、絕地大反攻的機會。

據稱,吳的人事案曝光後,一直有雜音傳進英陣營。甚或,有名嘴在節目上針對吳澤成猛攻,也讓吳營提前嗅到風雨欲來的詭異氣氛。

據傳,其中一劑「毒針」與北市大巨蛋似有關。當年馬市府因遠雄變更協力廠商,有意流標廢蛋,遠雄不服而向當時的行政院工程會提出申訴,工程會則連續三度發文撤銷台北市政府決議,造成廢蛋失敗。

而當時的工程會主委分別為郭瑤琪及吳澤成,後來工程會及北市府還遭到監察院糾正,吳因此被質疑是遠雄大巨蛋敗部復活的關鍵人物之一。

另一劑「毒針」,則與前國科會副主委謝清志所涉的南科高鐵減振工程案有關。當年因為此案,謝清志曾被收押禁見,一度遭求刑十五年。去年林全在一次專訪中,還曾經提及民進黨遭到政治清算,並替邱義仁、謝清志抱過屈。數年前謝清志出版《謝清志的生命振動》一書,前中研院長李遠哲、以及包括準副總統陳建仁等歷任國科會前主委,都幫忙寫推薦序,諸多台派人士更視此案是個冤案。


泰山經營權「兵不血刃」和平移轉
文/黃琴雅
詹岳霖完全讓出經營權,讓改革派全拿。 攝影/林瑞慶

以詹岳霖的股權實力,應該可以拿到兩席一般董事及一席獨董,但因父執輩等家族成員全力支持改革派,加上不願自家人興訟,以「談判」取代「官司纏身」,雙方都有台階下,這也為未來的經營權之爭立下範例。

四月二十五日上午,食品大廠泰山舉行臨時股東會要改選董監事,一群老老少少的股東,一見面就互相噓寒問暖,說說近況、敘敘舊,這群股東幾乎都是泰山的詹家人,不少七、八十歲的詹家第二代堂兄弟們,來幫自己的兒女加油打氣。這是泰山成立六十七年來首次的「家變」,由第三代發動,推翻「一.一.一」(第一代老大長子的長子)前董事長詹岳霖,卻還能如此的平和,像場大家族聚會。

不到十點,泰山順利選出新的六席董事及三席獨董,會後董事們共同推舉詹逸宏(二.二.一)接任董事長,詹景超(一.二.一)為總經理,新的經營團隊成形,這是經營權之爭的「王牌大律師」鉅業律師事務所負責人梁懷信,再一次以「兵不刃血的寧靜革命」完成經營權爭奪戰,而且「被革命」的詹岳霖派,幾乎棄械投降,詹家改革派全拿,是一場少見的「完封之作」。

「一.一.一」退出經營權

不過,以詹岳霖的股權實力,約握有一五%的股權,應該可以拿到兩席一般董事及一席獨董,若再努力徵求委託書,有可能跟「改革派」打成平手,但詹岳霖為何不爭呢?

主因之一,是詹岳霖一脈之外的詹家大團結,家族股東、包括詹岳霖的父執輩,對詹岳霖主掌後的泰山,長年虧損、沒有配發股利的怨念很深,且詹岳霖的堂兄弟們對他的行事風格頗有怨言,因此,家族二話不說地把四成股權全都共同支持詹家「改革派」。

泰山總裁、也是詹岳霖的父親詹仁道最後也公開支持家族的決定,在他寫給親弟弟詹仁智(詹景超父親)的簡訊提到,「盼轉達給四十年共同為泰山奮鬥的堂兄弟們,圓融和諧不容打破!泰山品牌不許打碎!祈禱上蒼賜福泰山!祖德庇佑詹家!」表達支持泰山詹家團結的立場,也意味他們願意退出經營權。

梁懷信靠口才不打焦土戰

再者是,梁懷信的戰略運用得宜,先是市場三大委託書通路被「改革派」提前包下,三大券商也都支持「改革派」;二是監察人依據《公司法》,要行使查帳權,以維護股東權益;三是梁懷信以其便給的口才,半威脅半柔性地說服了詹岳霖,加上詹岳霖在打仗的過程透過名嘴「亂槍打鳥」,掃到不少無辜的人,引來不必要的官司,種種複雜的恩怨交錯,讓詹岳霖「不得不放下」,將股權全交給改革派,使得當天高達八七.六四%的股東,全都支持改革派。

事實上,詹岳霖也曾在家變發生的第一時間,請託朋友找梁懷信幫忙,但改革派眼明手快,早早就搶先簽下梁懷信,才有一連串的「突擊」行動。

跟過去經營權之爭不同的是,此次不再打「焦土戰」。以往的經營權之爭,總是以興訟當主軸,讓金管會很頭痛,梁懷信改變戰略,以事前的「溝通」取代「訴訟」,以「談判」取代「官司纏身」,一方面讓雙方有台階下,也幫主管機關省去不少麻煩,這也為未來的經營權之爭立下範例。

不過,這場泰山「家變」的發起人,是詹景超、詹